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大事件作者:天外飛星(完)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於 編輯



(1)



當下課鈴響的時候,白鵬正在操場後牆的背陰處抽煙



扔了煙屁股,他才慢慢的蹓達出來。這裡是後牆和教學樓的夾縫處,是他的

地盤,是他發現的一個好地方。平時少有人來,因為很髒,地上滿是從樓上窗戶

裡扔下來的各種垃圾,零食袋、作業本、破爛的文具。甚至他上個星期還發現過

被撕開的保險套包裝袋。



這玩意他不知道是怎麼出現在這的,但是他知道樓上很多教室打掃衛生的時

候,都曾把垃圾直接打開窗戶往下倒。難道是樓上教室裡倒下來的?



不過這不關他的事。



四處看看,沒有人注意到這裡。體育課可說是學生們少有的可以自由活動的

課,那些書呆子們都選擇留在教室裡啃書本,那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白癡則到

球場上出風頭,好像這樣就可以獲得女生的青睞。其余沒資格上去個人秀的,則

四散在校區的各個角樓裡。



沒人注意到他,這正是他想要的。這個操蛋學校號稱本市第一高中,全封閉

式管理,校規要多嚴有多嚴,一旦被發現違反校規,後果可是很嚴重的。而抽煙

則是校規中後果最嚴重的罪行之一。



當然他知道,其實暗地裡抽煙的學生很多,只不過沒有人敢於公開抽,大家

各有各的門路。校規有時候是擺設,有時候可是貨真價實的,看你怎麼把握了。

聰明的人就是把校規全都犯了也沒事,傻瓜則正好相反。



回到教室的途中,看見球場上還有人在打球,有人在圍觀。其余的人則在三

三兩兩往回走,男生炫耀似的高喊和女生興奮的尖叫傳來,白鵬不屑的冷笑了一

下,至於嗎,關到這監獄一樣的學校裡把這些人都憋成性飢渴了?



教室裡,果然有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在裡面自習。本校號稱高考升學率全市第

一,外面的人被這牌子唬住,覺得很牛逼,其實真正知道內情的例如他們這些學

生都嗤之以鼻。



本校是升學率第一,但是那絕對沒有學校什麼功勞。他們私下裡都說本校的

老師大概是全市學校裡最不負責任最爛的老師。由於金字招牌在外,分數線高,

本校的生源基本上都是各初中最好的學生組成;然後就是本市最渣的學生們,這

些人百分之百是靠家裡的關系進來的,家長非富即貴,來這裡純粹是交了高價進

來的。



好學生用不著老師督促,自己就知道學習。渣滓學生老師督促也沒用,該是

什麼變得還是什麼變得,將來畢業證到手,大學的事家裡肯定也給安排好了。所

以升學率確實是第一。



白鵬並不在乎自己能不能考上大學,在他看來,上大學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還不如早點進社會磨練一下,最好是能跟著他老爹幫忙支攤。大學生有什麼了不

起,多少大學畢業出來的現在掙的連他老爹的零頭都不到。



不過老頭子斷然拒絕,發了話他必須高中畢業,否則什麼都免談。



他知道他老爹在乎的不是他學習有多好,只希望他能安安穩穩上完高中。他

自己也不在乎學習好不好,只想能安安穩穩熬過高中,否則他才不怕什麼校規呢,

他頭疼的是他老爹。



「混這行,你不看看你是這塊料嗎?媽的老子我把你送到一高裡面容易嗎?

花了多少錢給人說了多少好話?給我老老實實在學校裡待著,別給我惹事!你要

是耍混犯了校規什麼的給人趕出來,我就把你送到部隊裡去!」



老頭子的話至今仍縈繞在耳,時時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份是學生。



進了教室在座位坐下,同桌的四眼小妞面容憔悴的看著英語語法練習題,這

是個典型的好學生。每天主要就是學習,和別人說話也是多以討論學習內容為主。

過了會兒,停下來揉揉太陽穴,看樣子是精力有些透支了。白鵬雖然平時和那些

書呆子們話不多,但是自己的同桌畢竟不同,看她這樣子也覺得有些嚇人,問了

句:「哇你沒事吧?你臉色看著跟……快掛了一樣。」



「昨天晚上背單詞熬的太晚了……」



「你幾點睡的?」白鵬知道這位同桌的志向是出國,平時背單詞都是直接背

字典。



「不知道,可能快3 點吧……」



「你真牛逼……」白鵬除了說這個也找不到其他詞兒了,自己雖然也是經常

半夜2 、3 點鐘才睡覺,但是那是偷溜出去蹦迪啥的。人家這是真正的毅力,鑽

到被窩裡拿手電筒學習,聽說她們寢室的都這樣。雖然熄燈了不睡覺也算違反校

規,但是人家這違反的相比自己實在是很理直氣壯。



「我睡的還算是早的呢……」這句話更讓白鵬撅倒,那豈不是一天只睡三四

個小時?白天還要上課,這幫書呆子的精力簡直讓人懷疑都是鐵打的身子。



「我幫你揉揉吧,我會按摩……」白鵬嘿嘿笑的很另類。



誰知四眼妞竟沒有反對,白鵬伸手按住她的眉骨,胡亂按揉了幾圈,她竟然

沒有什麼反對,表情看起來好像還挺舒服的。



「我還會推油,哪天我幫你……」白鵬得寸進尺,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小

妞在桌子下面照他的腿狠狠來了一下,正打到麻筋上,當時他半邊身子都軟了,

直接趴在桌子上。然後又挨了一記白眼,不過頗有點嬌嗔的意思。



「去死吧你,哼。」哼了一記之後,四眼妞拿出水杯,就著水喝了點藥。



「哎呦,打這麼狠。你吃的什麼?得什麼病了?」



「關你個屁事。」愛理不理的樣子。



「被這麼粗魯嘛,嚇得我都不敢說話了。不會是甲流吧?」



「甲流我就第一個傳染給你。」



「很可疑哦。」白鵬直起身子,湊到她耳朵邊,壓低了聲音:「不會是毓婷

吧……」然後就被一摞厚厚的書本拍在臉上,四眼妞掄書暴打,周圍的人哄笑連

連,就這樣鬧著開始上課了。



英語課是少有的白鵬還比較能聽進去的課,主要是平時看電影都是聽的原聲

看翻譯字幕,久而久之比較習慣了。而且英語老師很漂亮很年輕,號稱校花,能

讓他集中精神。



「你說昨天晚上林老師過了沒?」白鵬悄悄問旁邊,得到的是一聲:「去死。」



看著講台上林芳怡那高挑的身姿,裁剪合身的套裙下肉絲包裹的婷婷玉腿,

隱含性意味的黑色高跟鞋,那種混合著性感端莊優雅的獨特魅力是男人都會有沖

動。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這位比他們大不了多少的老師都散發著能讓青春期男生

荷爾蒙加速分泌的性感風情。白鵬知道很多人都拿她當打手槍的幻想對象,白鵬

自己也干過這事。



英語作業發下來了,白鵬知道昨天有人故意在對女神做性騷擾,但是不知道

是哪個膽大包天的家夥。有人故意把「你是否想要奶茶」裡的「奶茶」單詞換成

了「精液」,結果作業是互相照抄的,一大票人傻呼呼的全都寫成了精液,其中

包括白鵬寢室裡的其他三個人,當時白鵬看見了但是覺得很有意思,就想看看今

天會發生什麼,所以沒有說破。



不過女神就是女神,這點小小的騷擾還無法動搖她的情緒。



「昨天的作業有些錯誤高度統一,希望在座各位再抄襲的時候選一個比較可

靠的人來抄。明天就是周考了,我可不希望這種錯誤出現在卷子上。」



下面有人不知所雲,有的人卻面露曖昧的笑容,顯然是知道什麼意思。



「靠,周考你們又不批卷子,都是選擇題,答題卡上難道還會……」白鵬小

聲嘟囔,旁邊的四眼妞小聲問道:「什麼?」



這位好學生顯然不知道昨天作業上的貓膩,白鵬也無意告訴她,打了個哈哈

遮掩過去。



「明天就是周考,大家注意復習。」以這一句做結尾,英語課結束了。教室

裡又開始熱鬧,而四眼妞拿出下一課的課本又開始預習。



「成天他媽周考,考個雞巴毛啊!」對面的老豬發出千篇一律的感慨。聲討

周考是一高所有學生的義務,甚至連好學生們也不例外,實在是因為這個周考制

度太扯淡了。



學校美其名曰「最大限度接近高考,最大限度磨練考試技巧」而發明了周考,

就是一星期一考試。但是考卷都是選擇題,而且都是答題卡。考完了之後,只給

個分數。答題卡和卷子都銷毀了,說是為了防止嘔心瀝血準備的試題洩露給別的

學校(很多學校都說自己猜考題猜的準)。



當然這些無可厚非,可是給完了分數之後,老師卻不講卷子。很多人甚至不

知道自己的分數是怎麼得來的,究竟哪些題做錯了。這樣的考試真不知道有什麼

效果,白鵬覺得最大的好處就是老師省事了,不用批改,直接把答題卡放進讀卡

器就行了;而且不用講卷子,大概他們也覺得一星期一次實在是太麻煩。



這樣做的直接結果就是導致學生們分為兩類,一類是更加拼命的學習,自己

給自己加碼,這些人基本都是好學生。其余的學生干脆不再把周考當回事,考試

的時候瞎胡應付。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所有人都對周考深惡痛絕。



「上次我物理才考七十多,我去問村長,他讓我回來自己看。我他媽估計他

壓根就沒看過我們的卷子。」



的確,周考的分數不高所有班級都是,甚至有些好學生都考不了高分。像白

鵬的四眼同桌,有次代數自我感覺良好,結果才考了剛及格,給她氣的都快哭了,

其後瘋狂復習代數,瘋狂做題,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犯病了呢。



更多的人七嘴八舌的加入進來。



「就是,他們考完了不講卷子,這考著有什麼用?下次該錯還是錯。」



「他們老師應該有正確答案的卷子吧,誰要是能把那卷子偷出來,叫我拿錢

買都行。」



「靠,我也買。估計全年級的人都會買,那怕一次十塊也發了。」



「有人在校內論壇上發帖說高價回收周考的試題卷子,不知道是誰發的?是

你吧?」有人對著白鵬開玩笑。



「靠,我要那卷子有屁用。你還上校內網呢?真雞巴無聊啊。哎對了,這帖

子在哪兒,我也去看看去?」白鵬做出兩眼放光狀,「早知道還有這買賣,我他

媽考試的時候想辦法偷幾張,復印一下拿去賣……你個賤人為啥不早說?」



「你個賤人為啥不去自己看?不過現在沒了,估計是被刪掉了。」



「就咱們學校論壇那破人氣,管理員還刪帖?他還想不想人上了?」



「不刪貼,上面成群結隊都是罵老師罵校長罵食堂的,跟貼的也都是。他不

刪等什麼。等著被看笑話啊?我每天上去都能看見,前赴後繼啊。還有人號召學

生們罷飯砸食堂、罷周考,寫得跟出師表那古文一樣,巨搞笑。」



「還有這?誰寫的?」白鵬覺得有點興趣了,沒想到學校裡還有這號閒人。



「那誰知道?不過我估計是三班的孫獻龍,那孩子以前弄過這,寫著罵村長

(三班班主任)的,我看過,也是編的古文那種,可搞笑。我估計這個也是他貼

上去的。」



白鵬認識孫獻龍,這孩子可不是一般人,校隊的隊長,高大英俊,屬於學校

裡的明星學生,學習也不錯,為人挺狂的,屬於那種走路有倆仨跟班、不拿正眼

看人、啥話都敢說、啥事都敢辦、好出風頭的主兒。其實他那膽子也就是被爹媽

寵出來的,這輩子沒吃過虧罷了。白鵬看不起他那種公子哥,知道跟自己不是一

路人,所以也就是認識而已。



不過這種行事風格倒挺像孫獻龍所為,白鵬確定這孩子真能干出這種事,在

這種人眼裡,出風頭高於一切。



「有意思,找時間我倒要上去看看。」



下午下課之後,白鵬回寢室找上網卡。這卡是在學校發的,能在學校機房裡

上網。一高號稱第一監獄,除了星期天之外,其他時間都是全封閉的,學生們只

有在校園裡活動,所以出去校外網吧上網根本就是奢望。



到了機房的時候,恰巧遇見孫獻龍從裡面出來,身上還穿著校隊的隊服,身

邊還跟著倆女生,有說有笑。那倆女生的笑聲白鵬怎麼聽怎麼淫蕩,好像恨不得

趕緊巴結著讓人家上自己。



這孩子今天打比賽?想著不由回頭看了他們一眼,隱隱聽見說笑聲。



「你就吹吧你。」



「哎,我要是真去弄了你咋說?」孫獻龍的手不老實的摸了一下,女孩踢了

他一腳,不過帥哥明顯很受用。



媽的,人長得帥就是命好,左擁右抱的,不知道讓多少人眼氣,這學校裡多

少處男背地裡在咒他快點死。



白鵬扭頭看著孫獻龍的背影,嫉妒人家的好命,邁步剛想進屋,迎面被撞了

肩膀一下。把他撞得一個趔趄,定睛一看,一個同樣校隊打扮的正用一種地痞特

有的方式皺著眉頭瞅著他,一臉被冒犯了的表情,還沒等白鵬開口,擡手搡了白

鵬一把。



「他媽瞎呀?」



白鵬認識這小子,校隊的守門員,高三的,名字叫趙哲,孫獻龍的跟班之一。

人爛在年級裡是出了名的,特喜歡咋呼低年級的學生。



白鵬本來還想道個歉,一聽他說這,也就閉嘴了。趙哲看白鵬不說話,更來

勁了,直接逼近,「你他媽哪個班的?你他媽會走路不會?你他媽走路長眼不長?

你他媽會說個對不起不會?」



白鵬盯著他,就是不說話。



「你他媽再愣我一下試試?」趙哲看白鵬眼神裡有挑釁的意思,臉色更難看

了。



後面又出來倆人,一個高個長得很帥。另一個頭發染的金色,好像在學貝克

漢姆,看人的眼神都是冷冷的。同樣穿著校隊的隊服,白鵬都見過。帥哥是李俊

鵬,校隊裡的二號人物,主力後衛。金發酷哥是馬濤,主力前鋒,加上孫獻龍他

們可說是校隊裡的四根柱子,據說是校隊管理層教練只是掛個名,其實是他們四

個人說了算。



「你是不是通不服氣著?」外面趙哲還在和白鵬對峙,白鵬依舊不說話。



直接又推了白鵬一把,這次白鵬往後面退了兩步,後背靠上了牆。



「算了算了,走吧走吧……」馬濤在後面拉著趙哲走了,李俊鵬路過白鵬身

邊的時候看了他一眼,不知為什麼白鵬覺得他的眼神有點另類。



沒熱鬧可看,周圍的人也就算了,白鵬長出了一口氣。對方是長年踢球的,

體格肯定比自己好,再加上另外倆人,自己如果和趙哲動手,挨打的肯定是自己。

好漢不吃眼前虧,將來有的是機會把場子找回來。



找了一台空機子坐下,卻見機房裡竟有不少人。



看來無聊之下,沒意思的校論壇也成了難得的消遣之處。上了校內網,只見

論壇頭條看時間差不多就是剛發的,回帖已經有兩頁了。點開看,白鵬就估摸著

是剛才孫獻龍的傑作,上面說今天晚上本人去偷周考的卷子,解救大家於水深火

熱之中,問有沒有同道中人同去的,竟然還留了有手機號,不過又說陌生號碼一

概不接,有意者短信聯系,集合地點校長辦公室門口,請自備撬門工具如錘子撬

槓等等。



下面不少跟貼的,都說同去同去。還有亂留名字亂留電話的,估計都是留的

別人的。



白鵬看了忍不住也笑了,不得不說這小子還真挺有才的,寫的挺搞笑的。他

一時手癢,也跟了個貼,留名字的時候略微遲疑了一下,干脆留了自己的真名,

也是留了自己的手機號,他倒想看看有沒有人打過來。



又上了一會兒,實在是無聊。這時對面的倆人說去球場看打比賽,白鵬也就

下了機,溜溜達達的到了足球場。



球場邊上已經是圍了很多人,今天是一高主場對三中,幾年來都是市場杯上

的老對頭了。本市有很深厚的足球土壤,有超級聯賽的俱樂部隊伍,足球文化十

幾年在這裡一貫有很好的市場。這幾年又搞出了市場杯,全市八所高中參加的高

中足球聯賽,而且模仿國外的模式,身為高中生的球員們參加比賽,打贏了球隊

有獎金可拿,加上學校出資合計作為球隊的經費獨立經營運作。



白鵬不知道學校這樣做究竟為啥,不過現在全國都在吆喝著教育產業化,學

校校大概以為這樣搞也是符合「產業化」的潮流吧,把學校當企業來經營,鬼知

道最後會搞成啥樣。



不過這不是白鵬需要關心的問題,他先到食堂吃了點兒飯,然後又轉回到球

場。這時比賽進行的正熱鬧,比分還是零比零。其實這種比賽也就是看個熱鬧,

高中水平的球賽和平時電視裡看到的自然不能同日而語。場上的人也就偶爾能打

出戰術配合,大多數時間都是在亂跑亂搶,或者單打獨斗。連裁判也是亂來一氣,

有時候急了都不吹哨子,直接能聽見他在那兒罵:他媽了個逼!任意球!



不過觀眾們還是同樣熱情,亂哄哄的大喊大叫。



白鵬看到了孫獻龍,看樣子他應該是打中場的位置,不過卻是滿場飛,進攻

時頂到前鋒線,防守時後拉到禁區裡。當然似乎所有的人都沒有固定的位置,球

到哪跑到哪。



主隊的助威聲又響了起來,白鵬得球之後,照例帶著球向前趟,居然成功的

過了一人。不過業余畢竟是業余,沒有傳球的習慣,或者說不知道怎麼傳,繼續

帶著球跑,兩個人跟著他在後面狂追,斜刺裡又過來一個堵截,結果導致他一腳

趟大了,球直奔底線而去。



孫獻龍可急了,直接狂追,他跑的還是挺快的,後面的人一下被他甩開兩三

步,快到底線的時候怕撞著觀戰的人不約而同的減速不追了。而孫獻龍好像看不

見前面有人一樣,毫不減速,由於他是兜著球跑的,快到底線的時候慣性已經讓

他剎不住車,喪失平衡前掄起一腳一個傳中,憑良心說這一腳有點職業隊的意思,

但是接著他的身子就像個麻袋一樣飛進了觀戰的人群裡。



驚叫聲四起,盡管事先有人看出不妙,已經在盡量躲避,但是被他這一下撞

得還是有大堆人倒地。笑聲叫聲罵聲轟然響起,倒黴蛋們拍著身上的土爬起來,

但是孫獻龍沒有起來……



晚自習,白鵬把手機收好,扭頭看著窗外。



今天下午的比賽以0 比0 收場,而且孫獻龍中途直接退出了比賽,直接被人

擡著送進了校醫務室,看他那痛苦的樣子似乎是摔得不輕,總之是暫時站不起來。

這就是喜歡出風頭的下場,白鵬幸災樂禍之余也覺得這家夥平時看著挺結實的,

踢足球摔碰是常事,怎麼今天摔一下就起不來了,看起來只能用寸勁來解釋了。



四眼妞在旁邊聽口語磁帶,帶著個耳機。不能不說這些書蟲們實在是有過人

之處,大概毅力有時候也能引發生理奇跡。白鵬自己覺得要是換了他,雖然自己

有時候上網或者玩遊戲看美劇也能通宵達旦,但是不可能天天只休息三四個小時,

否則早就精疲力竭倒頭大睡了;但是看他的同桌居然精神頭不減,而且看樣子還

有余力。



這精神頭,跟聖斗士們燃燒小宇宙有一拼了,也許這些人對學習的執念也許

真的已經突破了常人的極限,到達了聖斗士的境界,他們的體內也許真的燃燒著

小宇宙。



晚上九點晚自習下課,白鵬在寢室門口上叫住了和自己同寢的邢明。



「你晚上又出去?」邢明趴在桌上,小心的端詳著一枚金光閃閃的大硬幣,

頭都沒擡。此人是個硬幣控,沒事喜歡收集各種硬幣紀念幣。



「沒事,到時候幫我留個門。有事了打我手機。」



「回來的時候幫我買兩包煙回來,我快斷糧了。」



「知道。你在這看什麼呢?」白鵬見他目不轉睛的樣子,也起了好奇心。



「這東西牛逼啊,98年的龍幣,珍品哪。」



「真的假的?這東西是金的?」



「應該是真的,1 班的趙哲賣給我的,他說是他爸給他的生日禮物,應該不

會假。我看著也不像假的。」



「趙哲?」白鵬想起來趙哲那小子的屌樣。「這東西是金的?純金的?」



「當然是金的。」邢明白了他一眼。



「值多少錢?」



「你咋這麼庸俗捏?藝術品的價格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滴。」邢明說話時兩

眼放光,不過接下來也庸俗了一把:「花了我五百現大洋。」



「五百,我靠你怪有錢的。」



「這東西現在是有價無市,市場上喊價喊到兩千多。」



「靠!那你不是掙了?」



「掙什麼啊?到我手就別打算再出去了,我不會賣的。」



「我靠,那趙哲還賣?他雞巴傻逼啊?」



「誰知道,那時候他說他缺錢,看他那樣子也不像個懂行的,估計他老爹懂

行給他這個禮物,誰知道讓我拾個大便宜。」



「那時候?他啥時候賣給你的?」



「剛開學的時候吧。」



「我靠那不是快三個月了,你一直就放在寢室裡?」



「啊,咋啦?」



「你也不怕丟了?」



「不行,放家裡我一天看不著就心裡癢癢,還是放學校好些。」



「平時我們怎麼沒見過?」



「平時我都是趁你們不在的時候偷偷看的。而且我有特殊的方法隱藏,嘿嘿

嘿……」



「你能不能不要笑的那麼猥瑣?」白鵬說完沒一會兒就發現了邢明為啥笑的

那麼猥瑣。



「靠,你就藏在這裡面?」白鵬指著邢明手裡拿著的那個避孕套包裝袋。



「誰也不會想到我藏在這裡面滴,外表也是圓圓一圈,看起來都差不多。」



「變態啊……那你今天不是叫我知道了,是不是等著叫我偷嘞?」



「嘿嘿,我明天決定帶回家了,所以讓你看了也沒事。」……



晚上,寢管那個飢渴怨婦查完樓之後,白鵬悄悄地溜出了寢室。高一的學生

也許沒這個膽子,也沒這個本事。但是作為高二高三的老鳥們,已經積累了豐富

的對敵斗爭經驗,知道如何機動靈活的鑽空子。



到了二樓,聽下聲音。



下面寢管的屋子傳來電視聲,下去看看,一樓果然鎖門了。



寢管一鎖門就會放松警惕,而學校保安更是擺設不管事,只管看大門。這時

候就是那些不安分的家夥們演出的時間。



重回二樓,翻身出了陽台欄桿,白鵬輕巧的像只貓一樣順著排水管輕輕下去。

看似危險,其實很安全也很簡單。這是從那些高三的學生那學來的,白鵬有次看

到他們這麼搞。當然這種事親身試一下需要膽量,不親自試是不會知道的,所以

真正了解這條秘密通道的人還是少數。



順著牆根快速穿過校園溜到辦公樓牆角,這裡的圍牆看似高,其實因為年代

久遠,而且連著廁所,牆根處有一些斷磚口可供攀登,很快就可上去。



上去之後順著廁所的牆頭走一段,就到了整條走廊最危險處,此處和辦公樓

二樓基本平齊,而白鵬必須沿過去,大概只有幾米的距離。但是沒遮沒攔,一旦

正沿著的時候辦公室裡出來個人,一定會看見。



當然現在晚上,走廊上沒人,但是白鵬知道每晚上都會有一個老師值夜班,

就是不知道是誰。得先觀察一下,然後速戰速決。



扒著牆往走廊上偷瞄,只有204 的窗戶亮著燈。也許是林老師晚上值夜班,

白鵬突然想起了論壇上的那個帖子,看來今晚不會有人來偷卷子了。他仔細聽聽

聲音,覺得不會有事,正想行動,卻聽見門響,嚇得他趕緊把身子縮了回去,緊

緊貼著牆,心怦怦直跳。



高跟鞋的聲音,是女人,而且聽聲音是往這邊來了。



白鵬心叫糟糕,想跳下去趕緊溜,但是下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有什麼障礙物

沒有,又不敢跳。只得把身子盡力縮進暗影之中,接著他就看到了林芳怡的臉,

不過她沒往他這裡看,而是抽了一口煙,輕輕吐出,動作還是那麼優雅,然後把

煙頭扔了,往遠處看了幾秒鐘,然後又回去了。



白鵬整個人大氣的不敢喘,直到聽到門響,才趕緊扒著欄桿溜了過去,之後,

順著牆外的一棵歪脖樹順利下了牆,至此才算成功越獄。



沒想到啊,今天晚上真是她值班。林老師還抽煙?人不可貌相啊,平時看得

挺正經的啊。不過剛才她吐煙圈那動作,真的挺有魅力的,好像電影明星,優雅

性感,要是能跟她上床爽一炮該多爽,那小腰,那腿,那絲襪……媽的,想想都

硬了。



到了金色年華,白鵬從後門進去了,保安認識他。



舞池裡蹦迪的男男女女們正在瘋玩,音樂節奏狂野震撼,DJ喊麥聲嘶力竭。

白鵬也混了人群,開始盡力甩動自己全身的每一處關節,直到陳強拉著他把他拽

出了舞池。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葉子來了沒?」



「來了,我剛才還看見她了。這會兒不知道上哪兒了。」



「你上次跟我說的事,咋說啊?」



「什麼咋說?」



「你還弄不弄?」



「你不怕叫你爹知道?」



「我靠!這事你先跟我說的。」



「那天我喝多了嘛。」



「那你說……這事不說啦?」



「算啦,我怕出事。我配的那藥不知道效果咋樣,萬一吃死人了就麻煩了?」



「你不是藥劑師嗎?你不是正規的醫生嗎?」



「我是藥劑師,我可不是制毒師。我是開藥店的不是開搖頭丸工廠的。你是

不是看電視看多了,正規的藥我就有,那些別的東西弄不好要吃死人的。」



「正規的藥誰買啊?」



「你們學校裡那麼多人想嗑藥啊?」



「應該有不少吧。偷偷抽煙的人很多啊。」



「真給你了你賣不出去,難道還拿回來退給我?」



「嘖……我感覺上學真沒意思,浪費時間。我爹非讓我上,我就找點事干干

唄。」



「你想學你爹?」



「……」



「你覺得你想通過這向你爹證明點什麼?別傻了,你爹絕對不會讓你走他的

路,這是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做出的選擇。望子成龍天下父母心,將來你有了孩

子,你就會體會到你爹現在的用心了。」



「我想干什麼,用不著請示別人。我的人生我做主。」



「……葉子來了,去找你的馬子吧。」



葉子穿著條誘人的小短裙,白生生的大腿上包裹著黑色漁網絲襪,打著很重

的眼影,頭發染成黃色,發型好像韓國女星。一副潮人的打扮。就是胸部不大,

也難怪,17歲的小女孩成熟剛剛開始。



她是旅遊技校的學生,白鵬晚上偷溜出來就是為了她,血氣方剛的青春期少

年怎麼可能不想女人,尤其是嘗過女人肉體滋味之後。白鵬憋了好幾天了。



拉著她進了衛生間,地上很髒,有用過的避孕套和包裝,空氣中彌漫著一股

腥味和騷味。



白鵬呼吸加粗,一把把她樓在懷中,隔著裙子衣服在她全身亂摸亂揉,嘴巴

拼命吻她的脖子、臉和嘴,鼻子吸著她身上散發的氣味。下面硬的快要撐破褲子

了。



葉子則不停的呻吟,好像在學毛片裡的女優,同時大腿勾住白鵬的腿不停的

蹭。



白鵬感覺自己再不脫褲子就要射在裡面了,快速扯開皮帶,把褲子往下一擼

直褪到腿彎,葉子從包包裡拿出個避孕套給他戴上。她的手擼著白鵬的時候白鵬

都快爽死了。接著把葉子的身子翻過去背對的著自己,讓她的手撐著門,伸到她

兩腿之間把內褲和絲襪全都扒了下來,青蔥一樣白皙而堅挺的年輕陰莖帶著一層

薄膜的光澤,直接頂了上去。



開始插進了兩腿之間,被屁股縫夾住,後來又碰到腿,感覺她那裡也很熱。

後來還是葉子的手抓住了那根亂動的肉棒,納入了自己的肉縫中。



太爽了,白鵬一開始進去就停不下來,不停的擺動腰部,頂著葉子的屁股。



葉子被後面強力的沖頂,整個人上半身都被頂到了門上,皮肉拍擊的聲音沈

悶而淫靡,還夾雜著女孩斷斷續續呻吟和男孩沈重的喘息。



白鵬覺得每一次沖頂都那麼爽,身不由己的加大了力量和頻率,很快快感就

到了快要爆發的階段,他的喘息隨著情緒的激動也加大了聲音,好像在做什麼重

體力鍛煉一樣發出公牛一樣的喘息,掐著葉子的腰拼命往後面拽,往自己的胯上

抵,而自己拼命往裡面頂。



「啊……啊啊啊……哦……哦……」



高潮來臨之際,巨大的快感瞬間淹沒了白鵬的神經,令他的屁股和腰部瘋狂

的顫動,大股大股的精液噴湧而出,白鵬感覺爽的腿都軟了,他用力箍住葉子的

小腰,下體貼的緊緊地,過了一會兒才慢慢松開,疲軟的陰莖從嫩肉裡面退了出

來,避孕套裡滿滿的都是白濁的粘液。



頭一炮歷時五分鐘結束,葉子只是有些喘,但是似乎沒有什麼高潮的跡象。

可能是由於白鵬太快的緣故。她拿出幾張紙巾擦了擦下面,幫白鵬把套子擼掉,

甩到一邊的牆角,發出啪的一聲輕響。



「射這麼多。」



「廢話,憋了好幾天了。」



葉子彎腰想把絲襪和內褲拉上,被白鵬拉住她的胳膊。



「急什麼?我還沒爽過癮呢,等會兒再來一盤。」



「你晚上不回去了?」



「還有時間呢,沒事。你幫我用手弄弄,哎對了,幫我用嘴來一次吧。」白

鵬嘿嘿笑著,想摸她的頭發,結果被她拿手擋開了。



「想的你美的。」



話雖這樣說,葉子還是蹲了下來,用舌頭挑弄了兩下半軟的陰莖,然後含到

了嘴裡。白鵬用力吸氣,年輕人無窮的精力足以讓他很快再展雄風,果然,陰莖

在女孩的嘴裡插了不到一分鐘就又膨脹起來。



「不要套了吧,來一次不會有事的……」



「去死,趕緊戴上。」



白鵬無奈的帶上套,這次葉子把絲襪和內褲徹底脫了下來,正面對著男孩。

分開兩腿,白鵬直接抱住她的兩團屁股,陰莖這次正確的頂在肉縫上,慢慢地頂

了進去,因為剛才剛剛性交過一次,裡面還很敏感,一插進去葉子就開始興奮。

白鵬站著插了一分多鐘,覺得不過癮,干脆一用力把她抱了起來。



葉子的身體懸空,雙手勾住白鵬的脖子,臉靠在他的肩膀上,雙腿勾住他的

屁股。白鵬把她抵在牆上,又開始公牛似的沖擊。



葉子的呻吟聲開始肆無忌憚,大概是全身的重量下墜所帶來的沖擊很實在,

白鵬感覺每次都能頂到肉。也分不清楚葉子是疼還是快樂,總之呻吟的很動聽,

讓他心裡的火越燒越旺,越發頂的來勁。



隔板被頂的吱吱呀呀直響,感覺頭頂上的燈光都有點搖晃。



白鵬此刻真的感覺自己有使不完的勁,當然葉子那瘦弱的只有40公斤身體也

比較好抱,他拼命的搖晃著,感受著自己的肉棒被女人的陰道肌肉包夾的美妙感

受。



葉子則緊摟著他的脖子,身子努力挺動,一只手插進了他的頭發裡。雙腿箍

著他的腰,使勁在他的身上蹭,內裡的溫度逐漸變的火熱,淫蜜將兩人結合的地

方弄濕的一塌糊塗。



白鵬加大了力度,感覺這次一點也不比剛才來得慢,而葉子被他磨得身子一

陣陣的顫抖,隨後大聲的呻吟尖叫,身體後扛撞得門板哐哐直響。雙腿非常用力

的夾緊了十幾秒,身子先是僵硬,隨後有節奏的劇烈顫抖,熱液從體內分泌了出

來,雙腿無力的跌落下來,而白鵬則抄住她的腿,大動作的抽頂,隨著一聲悶吼,

再次射精了……



「你好猛哦。」葉子臉上帶著滿足的紅暈,喝光了杯中的飲料。



「嘿嘿,爽吧。」白鵬也是一臉得意。



「那又怎麼樣。你隔三差五才來找我,多沒勁啊。」



「我也不想啊,誰讓我現在還上學。」



「你那個破學校上著啥意思,還不如出來吧。現在大學生都找不到工作。趕

緊出來吧,你爸要是不管你,你就到我哥那兒去吧,這樣咱倆就天天能在一起了。」



「你哥那兒有啥意思,天天就是那些玩意,那一天能掙多少?」其實葉子他

哥支的攤挺大的,捷佳五樓整個讓他包下來了,上面全都是賭博機。



「玩的人多著呢,就附近學校就有大堆人過來玩,你們學校也不少。」



「靠,你們也就靠騙那些小屁孩掙錢。他們不工作才有幾個錢?」



「能賒賬唄,可以欠賬。」



「你哥還放高利貸?我靠,太狠了吧。」……



淩晨一點多,心滿意足的白鵬才離開金色年華。出來時間不短了,該回去了。



回到學校,按照原路順著那棵歪脖樹爬上了牆頭,一切都很順利。只是重新

溜回到校園之後,白鵬覺得想撒尿,剛才喝了太多飲料。溜進廁所尿了一泡,等

出來的時候,他突然看到對面的教學樓的暗影裡突然冒出來個人,向著另一側走

去。



靠!白鵬嚇了一跳,趕緊縮回去。



那是誰?深更半夜的,難道是保安巡夜?白鵬不相信,那個保安老頭估計此

刻早就睡著了。難道是林老師?不對,明顯是個男的。今天晚上還有男老師值班

不成?



他有點緊張,更多的是好奇。



眼看著那個人越走越遠,白鵬竟然有種跟上去瞧個究竟的沖動。他從廁所出

來,順著教學樓下種的萬年青花池貓著腰前進,緊跟在後面,前面那人毫無察覺,

竟被白鵬跟到了後面很近的地方,這下白鵬算是看清楚了,竟然是孫獻龍!



這小子怎麼半夜出來到處溜達,他不睡覺嗎?怎麼出來的?



不對,他不是下午被送進醫務室了嗎?可能沒回寢室,晚上在醫務室過的夜。

不過看他那走路的樣子,哪裡像摔得摔得爬不起來的樣子。



這小子明顯在裝逼,他想干什麼?



看著他回了醫務室,白鵬感到莫名其妙。疑神疑鬼之下好像覺得背後也有人,

回頭看看一片黑暗,也不想在此處多呆,順著水管輕車熟路上了二樓,然後躡手

躡腳回到了自己的寢室。



「白鵬……?」黑暗中傳來了迷迷糊糊的聲音,是邢明。



「小聲點。」白鵬關上門,開始脫衣服。



「我的煙呢?」



白鵬把煙扔到他的床上,拉開被子蒙頭就睡……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