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大一生的社團奇遇



第一章際遇







  謝文翔是最后一個搭上這台黃色的老舊巴士的人,巴士上坐滿了學校軍樂隊



準備參加比賽的人,其它的位置似乎也都被新生占據了,他四處看了一看,找不



到任何座位,無可奈何的朝車子后方走去







  「老天爺啊,賞賜給我一個位置吧。」文翔在心里呐喊著,如果沒有位置的



話他就得再換一班車了。







  然后他終於看到了希望,倪佩君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她身邊沒有人,只



是擺了一個大大的保溫瓶。







  軍樂隊的指揮何駱在這時上了車,「大家都坐好了嗎?」他大叫著,然后看



見文翔站在后面,「怎幺了嗎,文翔?」







  文翔看了看他,「沒有位置了,我看我要……」







  何駱打斷了他,一眼就看到倪佩君身邊的保溫瓶,「把這個保溫瓶放到地上,



你可以坐這里。」







  當文翔把保溫瓶搬到地上時他又聽見何駱叫著,「輕松坐,面對前方,不要



說話。」很快的,他坐到了位置上,乖乖的面對著前方。







  文翔的心里一直想著身邊的倪佩君,小君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有著



模特兒般的標準身材,他真不懂一個這樣耀眼的女孩,怎幺會參加這個死氣沈沈



的社團。







  他的頭雖然看著前面,但是前面那個軍樂隊學生戴的鋼盔剛好可以讓他看見



小君的倒影,他仔細的欣賞著小君的臉、小君的眼睛,她面無表情的望著前方,



文翔不自覺的把她想象成被催眠的女人,他一直有著這方面的幻想,只是這幺幻



想,他的下體竟然就腫脹了起來。







  「放輕松,」那個軍樂隊指揮又再叫著,「再一個小時!」







  文翔靜靜的坐著,想著該怎幺隱藏褲裆那不自然的鼓起。







  這時候小君拿下了鋼盔,讓一頭長發灑了下來,「喔,這東西真讓人不舒服。」



她說著,張開了雙腿將鋼盔放進位置下方的盒子。







  看著小君苗條的身軀,他感到下體的腫脹愈來愈無法忍受,他靜下心來強迫



自己想一些其它的事情,幾分鍾過后,他終於稍稍的平靜了一點。







  當小君放好鋼盔坐直了身體,他想要打破他們之間的沈默,「等一下就要比



賽了,你會緊張嗎?」







  小君微笑著,「會啊,蠻緊張的。」







  文翔用著有點困惑的語氣問著,「我很訝異說,我以爲你早就已經習以爲常



了。」







  「事實上,這是我第一次出來比賽,雖然我已經二年級了,可是我是今年才



轉到這里的。」小君回答著。







  「太好了!」文翔在心里叫著,小君遠比他想象中要來的親切,也許這次出



來可以和她怎幺樣也說不定!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爲什幺會來參加這里社團,而不是去參加那些比較熱



的……」他問著。







  小君又微笑著,「可能是我家比較保守的關系吧,而且我父母也不希望我參



加那些複雜的社團。」







  文翔聳了聳肩,「喔,也許很難怎幺樣吧。」他心里想著,這次的談話就這



幺結束了。







               第二章挑戰







  「輕松坐,面對著前方,不要說話。」軍樂隊的指揮又在喊著。







  巴士開進了休息站,當車子停好了位置之后,所有人很快的下了車,這里有



堆積成山的花生醬三明治等著他們。







  肥仔,一個一年級的新生,走到文翔的身邊,「嘿,文翔,怎幺樣?」







  「沒什幺,只是覺得這三明治好糟糕啊。」文翔說著。







  「別裝了,我聽說你坐在倪佩君旁邊,你怎幺可以和她坐一起啊?」







  「運氣吧……我想,她看到我就叫我把她身邊的保溫瓶搬走,要我坐在她的



身邊,我能說什幺?我這個少女殺手。」文翔笑著說。







  肥仔說著,「真希望那個人是我,你會約她出去嗎?」







  文翔吹牛的說著,「也許吧,我看的出來她完全被我吸引了,說不定等一下



她會主動約我呢。」







  肥仔皺著眉毛,「真的假的?我聽說她是個貞潔烈女呢,大家都說她連接吻



都沒有試過,而且她還比你大一年級。」







  文翔不服氣的說著,「大一年級又怎幺樣?我告訴你,你等一下來坐我這班



三號車,給你看看那什幺貞潔烈女。」







  雖然文翔這幺說著,但其實他知道軍樂團規定是不能隨便換車的,怎幺說肥



仔也不可能會上他的車。







  肥仔也不甘示弱,「難道你是說你可以上了她?鬼扯!我跟你賭一百元你連



她的臉頰也吻不到。」







  「賭就賭,一百元,誰怕誰。」文翔說著伸出了手。







  「一言爲定。」肥仔微笑著和他握著手。







              第三章機會來臨







  每台巴士都開始集合著學生,準備前往比賽的會場,文翔也在自己的巴士前



等著,耀天走到了他的身邊。







  「文翔,」耀天說著,「肥仔告訴我你跟他打賭,他說他不能上這台車,所



以要我來看看,我不敢相信你會想把倪佩君,如果你成功了我們會羨慕死你的。」







  文翔想著,「太好了,不是只有我坐三號車,這下子一百元飛走了。」







  十月的晚上有點冷,車上的學生都紛紛拿了毛毯蓋在身上,小君拿出了她媽



媽爲她準備的毛毯,顯然太大件了一點。







  小君看著文翔,「要和我一起蓋嗎?我媽媽顯然把我想象的太大了點。」







  她試著幽默的說著。







  文翔微笑著,幻想著小君的邀請是不是暗示著什幺,「當然,謝謝你。」







  他回答著。







  小君將毛毯的一角遞給他,然后蜷曲著身體背對著他,縮在巴士的一角。







  「顯然她沒有別的意思。」他想著。







  文翔看了看四周,有幾個情侶在毛毯下緊緊依偎著,他覺得好羨慕,他發現



前面那對情侶正激情的接吻著,他靠向前去想看的更清楚一點,結果身上的毛毯



滑了下去。







  他嚇了一跳,看看身旁的小君,發現她早已經熟睡了,她準備了一個枕頭靠



著車窗,舒服的倚臥著,她的雙腿因爲放松而微微張著,雙手自然的放在大腿內



側。







  以文翔的年齡,他不時有著各式各樣的性幻想,尤其是探索一個沒有知覺的



女孩的身體,小君的姿態給了他無法比擬的誘惑,他坐了回去,腦海里開始胡思



亂想著。







  以前上健康教育課的時候,教到CPR的那一堂課,文翔問老師說把二氧化



碳吐進別人的嘴里會有什幺幫助,老師回答說人呼出的氣體仍然有百分之十五的



氧氣,百分之十五並無法使一個人維持清醒,但是足以讓一個人活下去。







  學到了這個知識后,文翔莫名奇妙的幻想著,如果對一個已經睡著的女人的



嘴里吐氣,一段時間后,她應該會胡里胡塗的任他爲所欲爲,他覺得這應該是很



合理的,只是從來沒有機會讓他嘗試。







  但現在不就是個很好的機會嗎?文翔不斷的幻想著各種可能。







  突然小君動了一下身體,打斷了文翔的幻想,她看起來似乎不太舒服,然后



她迷迷煳煳的抓起了枕頭,竟然就枕在文翔的膝蓋上繼續睡著。







  文翔看著膝蓋上的小君,知道她一定沒有清醒過,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幺。







  「小君。」他輕聲的喊著。







  沒有反應。







  文翔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孩枕在他的膝蓋上,不禁又浮現了許多幻想,他知道



到學校前他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欲望吞沒了他的理智,他甚至完全忘了他和



肥仔的的賭。







  「好吧,」文翔在心中想著,「如果她醒來的話,我只要假裝我正在叫醒她



就好了。」







              第四章睡美人







  文翔擡起右腿交叉著,輕輕的移動著小君的枕頭,讓她的頭枕的高一些,然



后靠向前去,將自己的嘴盡可能靠近她的嘴,而不碰到她的嘴唇,他凝視著小君



緊閉的雙眼,發現她的眼睛在眼皮下不斷轉動著。







  他曾經學過,知道這個稱爲眼動睡眠,是睡眠循環的最后一個周期,他看著



她,當她吸氣的時候,他就對著她吐氣。







  當他這幺做的時候,小君偶爾會打個呵欠,他想那是她開始缺氧的象征,他



趁她打呵欠的時候更用力的對著她呼氣,過了一段時間后,小君大概打了四次呵



欠,文翔發現她的身體似乎完全失去了力量,她的眼球也不再轉動。







  文翔覺得應該已經夠了。







  他決定先測試一下小君,如果他把手伸到她褲子下她才醒來那就糟糕了。







  他想了一想,然后開始給小君呵癢,他想這樣就算她醒來,也不會覺得他是



個色狼。







  他開始呵著她癢。







  ……十五秒。







  ……三十秒。







  沒有反應,小君就像個洋娃娃一樣。







  文翔的下體很不舒服的腫脹著,他用右手扶起小君的身體,然后拉開了褲子



的拉煉調整了一下位置,再讓小君躺了回去。







  「再測試一下比較保險,」文翔想著,他用手輕輕的撥開小君的眼皮,只看



到了眼白,「我的方法奏效了,她真的沒有了知覺!」他在心中喊著。







  文翔仔細的欣賞著這個令人垂涎三尺的尤物,這是他夢想中的女人,她有著



美麗而純真的臉龐,還有著苗條惹火的身材。







  文翔擡起了她的腿,讓小君整個人躺在椅子上,他張開了她的大腿,讓她暴



露的躺著,小君一只手垂到了椅子下,另一只手則落在大腿之間。







  文翔拿起她那只手放到一邊去。







  他開始用手指撫摸著小君的嘴唇,慢慢的向下移到她的身體,一直移到了她



的大腿間的神秘地帶,他隔著衣服撫摸著她的下體,然后將舌頭伸進了她的嘴里,



小君仍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文翔突然聽到一聲微弱的驚呼,「什幺啊……」







  他擡起頭發現耀天正站在旁邊驚訝的看著他,然后他似乎發現到自己打擾到



別人的好事了,自顧自的走了開。







  文翔微笑著,「任務達成了。」







              第五章新發現







  「衣服好厚啊。」文翔心里想著。







  不過也蠻幸運的,小君穿的是簡便的制服,在外套下只有一件衣服,還有軍



樂隊的褲子,文翔早已解開了她的褲子拉煉,露出了絲質的白色內褲。







  文翔思考著下一步,用手伸到她的衣服下撫摸著她的腹部,他感到她的皮膚



溫暖、平滑而纖細,這真是一個太完美的身體了,文翔滿足的想著。







  他突然想到不該讓太多人發現,他拿起了毛毯蓋住了小君。







  在毛毯下,文翔更大膽的將小君的身體移過來一些,讓她的背部躺在他膝蓋



上的枕頭,這個動作讓小君原本就豐滿的胸部顯得更加堅挺,剛好頂著文翔的臉,



而一顆頭則無力的擺蕩在空中。







  文翔掀起了她的衣服,可是在毛毯下要將她的胸罩解開顯得有點困難,於是



他又將毛毯給掀開,巴士內冰冷的空氣讓小君的乳頭即使隔著胸罩仍很明顯的豎



立著,他解開了她的胸罩,用手掌用力的抓住了她左邊的乳房,他按摩著她的乳



房,並彎下腰用嘴吸吮她右邊的乳頭,另一只手也沒閑著的伸到她的下體,將手



伸進了內褲下方撫摸著她的陰唇,。







  「這小妮子的淫穴還真緊啊。」文翔想著。







  他輕咬著她的乳頭。







  ……沒有反應。







  小君似乎已經完全的昏去了,但是文翔還是想著別再咬了,不然等她醒來后



還在痛就不太好了。







  突然他瞥見何駱就站在巴士的前頭,他很快又用毛毯蓋住了小君,河駱慢慢



地向這邊走來,他在每個位置都停了一下,文翔聽到了一些騷動。







  他靠向了前去,「怎幺了?」他問著。







  「檢查。」一個聲音回答著。







  「檢查什幺?」他奇怪的問著。







  「河駱說車上不可以做出暧昧的事情,所以他有時后會來檢查,要大家將手



伸出去給他看。」







  「嗯,小君睡著了。」







  「把她叫起來。」







  「去你的!」文翔在心里想著,慌慌張張的幫小君扣好了胸罩,拉起來褲子



的拉煉,穿好了上衣。







  這時何駱已經走到了巴士的中央。







  文翔將毛毯拿了下來,讓小君靠著巴士的窗戶躺著,但是小君整個身體軟趴



趴的,立刻向前倒了下去。







  「去你的!」文翔又暗罵了一聲,他扶起了小君的肩膀,在她耳邊輕輕喊著,



「小君,醒過來。」







  ……她的頭又垂到了前方。







  「小君,醒來,聽的到我嗎?」







  ……沒有反應。







  河駱已經快走到這個位置了。







  文翔用手指撥開了小君的眼皮。







  「小君,醒過來!」他用著更嚴厲的聲音說著。







  小君發出了一些模煳的聲音。







  「終於!」文翔想著,他將小君放回了位置上,試著讓心情平靜下來,他平



澹的問著,「小君?」







  「什幺?」小君含煳的應著。







  「你醒了嗎?」文翔問道。







  「沒有,我的頭好痛。」她回答著。







  「那好,快點醒來。」







  「我醒不來,」小君回答著,「好累。」







  文翔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喊著,「什幺鬼啊!」







  小君的聲音並不像是不想起床在耍賴一樣,而是一種很特殊的,輕柔而沒有



感情的聲音。







  「小君,你醒了嗎?」他又問了一次。







  「沒有。」她平澹的回答著。







  文翔不知道該怎幺反應,他從沒遇過這幺奇怪的狀況。







  何駱拍了拍文翔的肩膀。







  「檢查。」







  文翔看了看他,臉上還帶著一臉疑惑,他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小君的呢?」何駱問著。







  「呃……她睡著了。」







  何駱看了看然后咧嘴笑著,「好了,別叫醒她了,我知道你們兩個沒有問題



的。」







  何駱走開了。







  文翔坐在那里,腦中閃過了幾百個想法,而小君仍然全身無力的躺在巴士的



角落。







              第六章催眠狀態







  當何駱又回到了巴士的前面,文翔冷靜了下來,想著現在的狀況。







  「好的,」他在心里說著,「她沒有醒來,可是她在跟我說話。」







  ……他擺弄著自己的拇指。







  「可能她只是在說夢話。」







  ……擺弄著拇指。







  「可是她在回答我的問題。」







  ……擺弄著拇指。







  「她睡著了,可是她的潛意識是醒的。」







  這個想法閃過了他的腦袋。







  「她睡著了,可是她的潛意識是醒的。」







  不斷的在他心里反複著。







  文翔常常幻想著催眠女人,所以也對催眠有一點點認識,他知道所謂催眠就



是讓一個人集中注意力在某件事物上,而他的潛意識仍然是清醒的,而且外在的



睡眠還有好多的狀態,當外在意識睡的愈深的時候,潛意識對建議的接受度就愈



大。







  可是他從沒有看過當一個人已經睡著的時候,怎幺樣只喚醒他的潛意識。







  他想著,決定利用這個狀況。







  「我想要知道她睡的多深。」







  他看了看小君,想起剛剛把她的眼皮掀開時,仍然只看的到她的眼白。







  他的陰莖又勃起了,可是他還是很緊張,他剛剛才實現了一個多年未能實現



的夢想,現在又想要再一個?「我一定是瘋了。」他想著。







  心里有一個聲音不斷的響著:在你二十年的人生中,你有多少因爲沒有嘗試



而感到后悔的事情?







  「我還沒準備好,」他對著自己說,「可是如果我現在不做,我可能永遠都



沒有機會了。」







  很幸運的,由於何駱剛才的檢查叫醒了大家,巴士里現在又熱熱鬧鬧的,這



樣他說些什幺也不容易被別人發現。







  他想著他以前看過有關催眠的故事,然后開始說著。







  「小君,你聽的到我嗎?」他平穩的說著。







  「聽的到。」她還是用那虛無的聲音回答著。







  「聽著我,小君,注意著我的聲音,你只聽的到我的聲音,我的聲音讓你覺



得非常的溫暖,你喜歡聽著我的聲音,聽著我說什幺,是不是,小君?」







  「是……的……」她聽來像是虛弱的快發不出聲音似的。







  「你喜歡聽我的聲音,你喜歡我,你很高興這次自己能坐在我的旁邊,是不



是,小君?」







  「嗯……嗯……」







  他想了一想,「現在還該做些什幺呢?」







  「你喜歡現在的感覺,平靜而且放松,完全的對我敞開心胸,是不是,小君?」







  「是……」







  「很好,我要你很仔細的聽著我的聲音,並深深的將我的話聽進去,每當我



對你說」很深很深的睡去「,你就會回到現在這種很特別的狀態,聽著我慰藉的



聲音,告訴我,什幺話會帶你回到這個很特別的狀態?」







  幾秒鍾后她才回答著,「很深很深的睡去。」她小聲的說著。







  文翔又在心里想著,「就是現在,不利用這個機會太可惜了。」然后他開始



說著。







  「很好,你很喜歡我,小君,你很喜歡我,所以明天練習結束后你會想找我



到你家去,了解嗎?」







  「了解。」聲音從小君的雙唇傳了出來。







  他停了下來,覺得今天到此爲止就夠了,他想試試剛才給她的催眠指令有沒



有作用,但現在似乎又無法把小君給叫醒。







  「我打贏了賭,而且實現了夢想,還是別奢求太多了。」他想著。







  所以他只是坐著,不斷的幻想著他和小君的未來,他新的性奴隸。







             第七章測試催眠指令







  隔天,文翔心里全是小君的聲身影,其實他還完全沒有認真的思考過,如果



那個催眠指令真的有用的話,他該做些什幺。







  練習的時候,文翔不斷偷瞄著小君,想看她有沒有比以前更注意他一些,可



是小君看起來完全和往常一樣。







  因爲她亮麗的外表,大部分的人都猜想她是個自視甚高的人,其實文翔也不



知道她究竟是驕傲,還是只是很害羞而已。







  練習結束后,文翔站在樂器室旁邊等著,希望小君會來找他,但是當小君來



到這邊之后,她只是從他身邊走過,進了樂器室又離開,好象完全沒看到他一樣。







  「好吧,」文翔失望的想著,「也許催眠真的只是我的幻想。」







  他拿起了背包準備孤單的回家去,他走到一半,卻有一台車子擋在他的面前,



小君打開車門探出了頭,「嗨,文翔,想搭便車嗎?」







  文翔的心髒狂跳著,他不確定這是不是代表他的催眠起了作用,「當然,太



棒了。」他微笑的說著。







  文翔走向了車子,不斷的打量著小君,她真的非常的性感,盡管只穿著普通



的牛仔褲和白色上衣。







  當文翔在小君旁邊坐好了之后,他看著她,考慮著該什幺時候才說出昨天給



她的催眠指令。







  「你住在哪邊?」小君問著。







  「很奇怪的一條街,你有聽過很深很深的睡去嗎?」他回答著。







  文翔緊盯著小君,大概有半秒的時間他還害怕著這個催眠指令沒有作用,然



后他看到小君的微笑漸漸松弛了下來,接著她輕輕閉上了雙眼,臉上失去了表情,



雙手也從方向盤上滑了下來,身體向后靠著座位,腳也離開了油門,她的雙唇微



張著,一動也不動的躺著。







  「我的天啊,」文翔在心里叫著,「真的有用。」







              第八章第一課







  文翔對自己淩駕在小君的心靈上的能力相當的興奮,只要他想,他可以在任



何時候催眠小君,現在的問題是,他可以對她做些什幺?







  沒有說話,文翔將他的手放在小君的膝蓋上,然后慢慢的滑到她的大腿內側,



滑到女人最私密的部位,他將她的右腳拉了過來,讓她的陰部更沒有防備的呈現



給他,他恣意的撫摸著,想象著她牛仔褲下方柔軟誘人的鮑魚,然后親吻了一下



她沒有防備而微張的嘴唇,現在該做更多的測試了。







  他用著溫柔的聲音說著,「小君,聽的到我嗎?」







  「聽的到。」聲音比昨天更加的清楚。







  「當你醒來后,你會覺得非常的興奮,你會瘋狂的吻著我,而當你吻我的時



候,你會覺得自己的陰部相當的空虛,這股欲望會讓你放下所有的矜持,你了解



嗎?」







  過了好幾秒之后,小君才用著有點不舒服的聲音說著,「不要。」







  「他媽的!」文翔心里想著,「我就知道事實和夢想不同。」







  他又靜下心想了想,「一定有哪里做錯了,也許只是我太急躁了,我應該要



慢慢的誘導才對。」







  文翔又說著,「小君,你覺得我有魅力嗎?」







  「嗯……你蠻可愛的。」小君回答著。







  文翔討厭可愛這個字,那是給小男孩的形容詞,他要的是英俊、性感之類的



話。







  「小君,我很有魅力,你覺得我英俊又性感,知道嗎?」







  過了好幾秒后小君才有了響應,「你說性感是什幺意思?」







  「搞什幺?」文翔在心里想著,「這太不對勁了。」







  小君一直抗拒著他的建議,好象她只是在很淺的催眠狀態而已,不像昨天在



巴士上的時候,她只會說是或著嗯來嗯去的,好象沒有一點自己的想法,她的聲



音聽起來也跟昨天不一樣。







  想起了昨天的巴士之旅,他記得他反複的建議了小君說她很喜歡他。







  「小君,你喜歡我嗎?」文翔問著。







  「我很喜歡你。」小君毫不猶豫的回答。







  「去你的,」文翔在心里說著,「我昨天忘了對她說我很吸引她,真是太好



了,她很喜歡我,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出去吃冰。」







  時間是很寶貴的,如果拖太久小君可能會覺得奇怪這段時間的事情。







  文翔想著也許他該再來昨天巴士上那一招,可是這需要很多的時間,他家又



不方便,所以他決定先問問小君。







  「小君,你回家后家里有人嗎?」







  「……我媽。」小君回答著。







  「你每天放學她都在家嗎?」文翔又問。







  「禮拜二和禮拜四不在。」







  「那兩天她是什幺時間不在?」文翔繼續問著。







  「五點到六點。」







  「嗯,」文翔在心里想著,「只有一個小時啊,但至少有機會,現在要先把



她叫醒,免得她發現時間過的太久。」







  「小君,我將從一數到三,當我數到三之后你會醒過來,並且忘了我們剛剛



的對話,一……二……三……」







  小君醒了過來,然后文翔繼續說著,「走到路口之后先右彎,然后彎到旁邊



那條小路。」







  小君看了看她,「那個,我邊走再告訴我吧。」







  「好吧。」文翔應著,車子開始往前前進。







              第九章紅衣女子







  等到星期二真的是相當的困難,一整天文翔在學校里都覺得坐立不安的,他



看到小君穿著一件有花朵圖樣的紅色連身洋裝,裙擺垂到了膝蓋。







  他不是很喜歡小君這樣的裝扮,過高的領口把她誘人的乳溝包的密不通風的,



他好想現在就剝光小君的衣服,而且他知道他可以辦到的,這絕不是他的幻想而



已。







  下課之后,他們兩個先到了社團教室,然后一起走到了停車場,文翔發現四



周全都是人。







  昨天他們因爲社團的練習,到了六點才離開,他沒想到四點的停車場這幺熱



鬧。







  「唉呀,」文翔想著,「這樣不能使用催眠。」







  「你喜歡什幺音樂?」文翔問著。







  「什幺都聽啊。」小君回答。







  文翔停了一下,才繼續說著,「你覺不覺得這樣不公平,你看過我的房子了,



我卻還不知道你住哪里,我有個主意,你先帶我到你家去,我想看看你家的樣子,



然后你也許可以讓我看看你收集了什幺CD,這樣你也不必把你喜歡的歌手都背



給我聽了。」







  小君笑出了聲音,「這樣是容易多了,可是說實話,我媽不在家,我想她不



會喜歡我在這個時候帶男孩子回家,你可能覺得可笑,可是我父母真的很嚴格的。」







  文翔失望的說著,「那好吧……我不能進你家去看你的CD,可是你可以帶



我到你家門口吧?」







  小君想了一想,「好吧,有點遠喔,不過反正是開車。」







  后來小君開到了一個社區,左彎右拐的好久才停了下來,「這里樓上就是我



家。」







  文翔擡頭看了看,那是一棟白色很豪華的公寓,「哇,你家很棒呢,」然后



他看著小君,「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不過我真的要憋不住了,你能不能借我



洗手間?」







  小君想了一下,「嗯,好吧。」







  小君將車子開進了停車場,文翔則不斷欣賞著小君美麗的身體,在洋裝的襯



托下顯的玲珑有致的,尤其是她纖細的腰和美麗的雙腳。







  文翔等不及了,當小君一把車子熄火,他就對她說著,「小君,你有沒有聽



過一個樂團叫做很深很深的睡去?」







  小君還想回答他的問題,但是她的心靈已經接受了這個命令,她的頭垂到了



一邊,全身無力的癱倒在椅子上。







  重點是小君的屋子,文翔只能花一點時間,「小君,你知道你今天走了一整



天了,我想那一定很累,是不是?」







  「是啊,有點累。」她平平的回答著。







  「是啊,所以當我借你的洗手間的時候,你會想躺下來好好的放松,是不是?」







  小君想了一會兒,「是啊。」







  現在文翔不打算對她做什幺,他只是要確保當他喊出催眠命令的時候不會傷



到小君,「我將要數到三,當我數到三之后你會醒過來,完全不記得剛才的對話,



一……二……三……」







  當他看到小君醒來之后,他開了門走到了車外,好象什幺都沒發生一樣。







  小君很快恢複了精神,也開車走了出來,然后他們走到了門口,小君開了門。







  然后他們走了進去,文翔看到他左手邊的客廳有一台大銀幕的電視和兩張舒



適的長沙發,而他右手邊是牆壁,上面有很多個門。







  「洗手間在第二個門那里。」小君說著,伸出了手指了指。







  文翔進了洗手間,聽到小君在門外開了電視,他站在那里思考著現在是不是



使用催眠術的好時機,雖然有點危險,但她想到小君身上的洋裝,想到她洋裝下



誘人的胴體,他還是下了決心。







  他大聲的叫著,「小君,你聽過很深很深的睡去嗎?」







  「什幺?」小君在門外喊著。







  文翔嚇了一跳,更大聲的喊著,「很深很深的睡去。」







  這次小君沒有任何的響應。







  「我希望她聽到了。」文翔在心里想著,然后開門走了出去。







  他看到小君沈沈的在沙發上睡著。







              第十章催眠誘導







  文翔拿起了遙控器將電視調到靜音,「太完美了。」他在心里想著,跪在了



小君的身邊,就像在巴士上一樣,他湊近了小君的嘴,當小君吸氣的時候,他就



對著她吐氣。







  大約三分鍾之后,小君開始打著哈欠,就像在巴士上一樣,文翔決不會讓她



吸到太多的氧氣,他繼續對她吐著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小君顯的愈來愈沒有氣力,文翔將手伸進她大腿內側



的洋裝下,他享受著對自己的狀況一點也無能爲力的小君,隔著一層細紗撫摸小



君最私密的部位。







  沒多久,小君又打了一個哈欠,但文翔還是不給她太多吸到氧氣的機會,小



君下意識的轉開了頭,但文翔立刻將她的頭轉回原來的位置,繼續對著的嘴吐氣。







  他看著時機愈來愈成熟,他將整個嘴貼了上去,直接吐氣到她的嘴里,他感



到她的呼吸愈來愈深。







  小君又打了哈欠,她仍然下意識的轉開頭,但文翔又將她的頭轉了回來,他



感到小君的脖子在抵抗著,當他更用力的時候,小君甚至舉起了手想把文翔給撥



開,但是這些抵抗都太遲了,接者小君似乎就用盡了最后的一絲氣力,她的手很



快的落了下去,頭也放松的任文翔擺著。







  文翔趕到小君已經完全的失去了知覺了,但是他還是決定保險一點,他要等



到小君打四次哈欠,完全跟昨天巴士上一樣。







  大約兩分鍾過后,小君終於打了第四個哈欠,這一次她沒有任何的抵抗,她



的呼吸變的短暫而急促,最后的一步了,文翔張開了她的眼皮,跟昨天一樣只看



到眼白,他想這次沒有問題了。







  「這是個很好的信號,」他想著,「她已經準備好了。」







            第十一章催眠不變的鐵則







  文翔小聲的喚著她的名字,「小君、小君,你聽的到我嗎?」







  文翔不停的叫著,過了二十秒,小君才有了響應,「什……幺……?」







  「小君,你知道我是誰嗎?」文翔問著。







  她好象完全沒有力氣再說出完整的話,「啊……嗯……」







  文翔繼續用著緩慢而平靜的聲音說著。







  「仔細的聽著我的聲音,小君,將我的話深深的吸收到你的心里,小君,你



知道我一個很好的人,是一個你可以相信、可以傾吐所有事情的人,你信任我,



小君,因爲你知道我不會做任何傷害你的事情,告訴我,小君,你信任我嗎?」







  文翔等著響應,這幾秒中好象地獄般的煎熬,終於她才有了響應。







  「嗯……嗯……」她似乎只能勉強的發出一點聲音。







  「是了!」他想著。







  他強忍住興奮,繼續用著一樣緩慢而平靜的聲音說話。







  「你知道的,小君,你信任我,而且你覺得我很有魅力,事實上,你覺得我



很吸引你,比方說,現在你覺得很興奮,因爲我在你的身邊。」







  文翔一邊說著話,一邊拉起了她的洋裝,看到了她白色的絲質小內褲,他用



兩只手指開始隔著內褲逗弄著她的陰唇。







  「當我在你身邊的時候,你就會覺得自己很興奮,你很希望和我在一起,很



希望給我你的身體,你的欲望會不斷的伸漲,小君,不要抵抗它,這是很自然的,



因爲你是一個女人,而我是一個男人。」







  文翔的手指感受到了小君的下體分泌出的淫水,雖然她的表情看起來還是一



樣的平靜。







  「告訴我,小君,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有魅力?覺得我很性感?」







  「是……」她有氣無力的說著。







  「你想要和我做愛,你是不是現在就想要感受我進入你的身體?」







  文翔注意到小君的呼吸開始變的深沈而緩慢。







  「呃……啊……」她好象想說些什幺,但又無法表達。







  「小君,我將從一數到十,當我數到十之后你會醒過來,並且就在這里和我



做愛,了解嗎?」







  過了好幾秒之后,小君才慢慢的說著,「我……不要……」







  小君的內褲在文翔的撫弄下已經完全的潮濕了。







  「爲什幺?」他問著,有點急躁。







  「……這是……不對的……不可以……」







  文翔心里害怕了起來,他聽過有關催眠的鐵則:你無法催眠一個人做出違反



他道德觀念的事情。只剩下二十分鍾了,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幺辦。







  他想著,他也可以在小君這樣迷迷煳煳的時候就上了她,可是她可能還是個



處女,萬一讓她發現身體有什幺異樣的話,他又想著,他從沒品嘗過這樣的美女,



只是應該也很棒吧。







  文翔停止了手指的動作,站了起來,將小君身上的洋裝拉到了胸部上面,然



后他解開了小君的胸罩,讓她成熟而誘人的乳房展露出來,接著脫掉她濕潤的內



褲,將她的右腳擺到了椅子下,讓她迷人的花瓣毫無防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







  他向后退了一步,欣賞著小君赤裸而無助的胴體,他知道她不只是外在的睡



著,她的心靈也一樣的虛弱,會接受他所有合理的建議。







             第十二章清白的結束







  「小君,聽的到我嗎?」文翔問著。







  「聽……的到……」一樣虛弱的聲音。







  「小君,當我碰到你的時候,你會變的非常的敏感,你會感到一股愉悅的電



流竄過你的身體,每個地方都像你的性感帶,你會覺得很舒服,那種興奮的快樂



會傳到你的全身。」







  文翔伸出舌頭輕輕的在小君的陰唇上繞著圈圈,小君的臀部開始有節奏的配



合著文翔的動作,沒多久后,她開始呻吟著,並興奮的拱起了腰。







  文翔用手代替原來的動作,這樣他才能對小君說話。







  「不需要抗拒,讓這股欲望吞沒你的理智,讓這些快樂包圍你,你不需要思



考,只需要感受。」







  文翔說完,繼續吻著她的陰唇。







  小君看來似乎非常的享受,文翔身手解開了自己褲子的拉煉,將他火熱而堅



硬的陰莖拉了出來,他把小君分泌的淫水抹在自己的命根子上開始前后抽動著。







  「小君,忘記你是誰,忘了你在哪里,你的靈魂是爲了這一刻而存在的,什



幺都不要思考,只要記得你女人的本能。」







  然后文翔繼續舔著她的陰唇,手則握緊了自己的陰莖。







  小君顯然完全被挑起了欲火,她尖聲淫叫著,似乎就會達到了高潮,同時間,



文翔也快要繳械投降了,他看著自己的下體,將頭擡了起來。







  但小君伸手將他的頭拉回了自己的雙腿之間,高潮般的尖叫了起來,聽到平



常天真無邪的小君如此淫蕩的叫聲讓文翔再也忍不住了,他一喘氣,將白濁的液



體射了出來。







  文翔已經滿足了,但是小君仍然持續高潮著,他擡起了頭,繼續用手指逗弄



著她的陰核,然后他有了別的主意。







  「小君,我要你記住這個瞬間,記住它,並且反複的感受它,你會繼續不斷



的高潮,不管有沒有我的幫忙,一直到你昏過去爲止。」







  說完了之后,文翔將手也抽了回去,小君立刻將自己的手伸到大腿之間手淫



著,仍然不斷的淫叫著,她拱起了背,讓一陣一陣的高潮不斷沖擊著她。







  文翔站了起來,感到自己有一種無上的能力,他看著沒有意識的小君赤裸的



在沙發上蜷曲著身子,想著未來還有更多的可能性,完全控制她的身體和她的心



靈。







  既然已經發泄完了,文翔打算四處看一看,他上樓走進了小君的房間,即使



在這邊,他仍然聽的到小君呻吟的聲音,他打開了小君的衣櫥,找到一件跟她原



本那件濕掉的內褲一樣款式的白色絲質內褲,接著他看了看小君收集的音樂CD。







  過了大約五分鍾后,小君在樓下的聲音終於停止了,文翔回到了樓下,看到



小君昏倒在沙發上,身邊流滿了自己的淫水,一只腳彎著膝蓋,另一只腳則垂到



了沙發下,雙手還停留在她發紅腫脹的陰唇上,她的頭垂到了右邊,嘴巴還大張



著,好象還來不及閉上嘴就昏了過去,嘴角還有著口水的痕迹。







  文翔發現自己又勃起了,但是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必須趕快處理一下現場然



后離開這里。







  文翔抱起了小君放到另一張沙發上,然后用衛生紙盡量的擦去剛才留在沙發



上的痕迹,接著他幫小君擦去了嘴角的口水,他又吻了一下她的乳頭,才幫她穿



回了胸罩,然后將剛才拿的那件干淨內褲幫她穿上,再幫她套回了本來那件紅色



洋裝。







  文翔用著平靜的聲音說著,「小君,仔細聽著我的聲音,小君,聽的到我嗎,



小君?」







  幾乎半分鍾后,小君才有了響應。







  「聽……的到……」相當微弱的。







  「小君,我現在要去洗手間,當我一關上門你就會醒過來,覺得很有精神而



且心情很愉快,你不會記得我們進來后發生的所有事情,你也不會去在意這段時



間究竟發生了什幺事情,時間過的很快,就是這樣,記住你覺得我很有魅力,當



你在我身邊就會覺得很興奮,了解嗎?」







  「是……的……」她含煳的說著。







  文翔再度抱起小君,將她放回原來的那張沙發上,拿起搖控將電視的聲音再



轉開來,然后走進了洗手間。







  大約一分鍾后,文翔走了出來,小君看了看他微笑著。







  「解決了。」他說。







  小君站了起來,關掉電視然后送他到了門口,當文翔要離開的時候,他突然



停了下來,輕輕的吻了一下小君的唇,她立刻臉紅了起來,微笑著,文翔可以從



她的洋裝上就看出她的乳頭豎立了起來。







  「愈來愈順利了。」離開的時候文翔在心里想著。







              第十三章開發







  午餐時間,文翔坐在和往常一樣的位置,看著今天早上他從圖書館借的催眠



學的書籍。







  「文翔,你讀那本書一整天了,你到底想干嘛?上面有裸女可以看嗎?」







  肥仔在桌子的對面問著。







  文翔看了看他,「嗯,小君對心理學很有興趣,所以我想多學一點這方面的



東西來打動她。」







  「你?謝文翔先生?還需要多學什麽東西?我以爲你什麽都會呢。」







  文翔微笑著,「我只是成績比較好一點,不代表我什麽都知道,像我就不太



了解女人,說到這個,我想到你還欠我一百元。」







  肥仔將手伸進口袋拿了一張一百元大力的拍到了桌上,「你這個溷蛋,你還



記得啊,但是我輸了我會承認的。」他說完,拿出了書本做著自己的作業。







  文翔也繼續看著自己的書,想在上面找出該怎麽跨越小君的障礙。







  突然文翔感到有人拍著他的肩膀,他擡頭一看竟然是小君站在他的身后,她



手中拿著一張折起來的紙,上面寫著「給文翔」。







  「小君,這是給我的嗎?」文翔用著訝異的語氣說著。







  小君微笑著,「是啊,你知道剛才的法文課有多無聊,現在我要去上世界曆



史了,答應我你不會告訴任何人這封信的內容?」







  「當然,」文翔說著,「我保證。」







  「謝啦,社團練習的時候見。」小君說著。







  「嗯,再見。」







  小君臨走前突如其來的吻了一下文翔的臉頰。







  肥仔鞠了個躬,「我太佩服你了……」







  「閉嘴,肥仔。」他說著。







  然后文翔打開了小君給他的紙條,大概是他上次「你可以信任我,對我傾吐



一切」的建議奏效了,小君足足寫滿了三張紙,寫了很多關於她個人私密的事情。







  第一個部份幾乎都是廢話,小君寫她小時候的事情,她說她是個獨生女,一



直都好希望可以有個弟弟或妹妹,她從小就跟著家人去做禮拜,教堂等於是她的



第二個家,她說她很相信上帝,一直到現在她都會固定的到教堂去。







  接下來,小君提到了她之前的男朋友,她的每段感情都很短暫,從大一開始



她交了三個男朋友,她對最后一個男朋友的描寫花了比較多的文字。







  那個人是小君高中籃球隊的明星球員,他們交往了沒多久之后,有一次他請



小君去參加學校的舞會,當天晚上,就像一般大學生的舞會一樣,大家都開始搞



起「那件事」,但是小君告訴她男朋友她不想那樣,她覺得婚前性行爲是不對的,



她男朋友想灌醉她,但是失敗了,於是他暴躁了起來,強暴了小君,奪走了小君



的初夜。







  小君說她的父母並不想張揚這件事情,他們沒有告那個男孩,只是選擇了搬



家,這也就是爲什麽她會轉到現在這間學校。







  從那天起,小君不再相信男人,所以這一年來,小君沒有和任何男孩有進一



部的發展,爲了治療心里的傷痛,她愈來愈常待在教堂里。







  小君在信的最后告訴文翔她發現他很不同,不知道爲什麽,她覺得自己可以



完全的信任他,告訴他所有的事情。







  「喔,」文翔想著,「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要完全克服小君對男人的恐懼還



有對性的抗拒。」







  文翔收起了信準備離開。







  「喂喂,她寫了些什麽。」肥仔問著。







  「只是一些女人的叨絮啦。」文翔回答。







  「她會和你上床嗎?」肥仔問著,露出了牙齒笑著。







  「哒……」







  「我賭你沒辦法說服她和你上床,至少兩個禮拜內不行。」肥仔又挑釁的說



著。







  「賭什麽?」文翔問。







  「我要把我的一百元拿回來。」







  「這樣你太可憐了。」文翔說著,站了起來。







  「不敢嗎?那一個禮拜內口交,賭不賭?」他又挑釁的說著。







  文翔微笑著,「你已經輸了。」然后就走了開去。







             第十四章獨自在家







  社團練習就像往常一樣平安無事,但是文翔發現小君不斷注意著他,也因爲



小君這樣的關系,文翔一下子變的受歡迎起來,練習結束之后,小君和上次一樣



請他搭便車。







  在車子里,小君天南地北的聊著,而文翔悄悄的將他的手放在小君的右手上



面,小君嚇了一跳,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但是她並沒有將手抽走,文翔可以看出



小君嘴角若有似無的笑容。







  接著車子里顯的很安靜,小君專心的看著前方的路,文翔看著她,從她的上



衣隱約的可以看出她豎立的乳頭,但慢慢的小君的笑容消失了,顯的有點困惑,



他感覺到她在抗拒,抵抗著心里那些不尋常的感覺。







  車子到了文翔的家門口,他很想催眠小君和她再快樂一下,但是現在卻沒有



辦法,四周都是人群,而且他家里也有人。







  文翔輕輕的吻了一下小君的臉頰,然后走下了車,和她揮著手道別,他走進



了家里,他父親在等著他。







  「文翔,那個是誰?」他爸爸問著。







  「喔,她叫做倪佩君,是我在學校認識的女孩,只是順道送我回來。」文翔



回答著。







  他父親的表情突然變的嚴肅,「你的爺爺今天早上突然過世了,小瓊姑姑還



在安慰你媽,星期五要辦喪禮,我和你媽打算這個周末都去陪你奶奶,你要去嗎?」







  文翔想了一想,「如果我不去的話呢?」







  「如果你不過去,那你要一個人在家一直到禮拜天晚上。」他爸爸回答。







  文翔強忍住心中的雀躍,一臉嚴肅的回答他父親,「我一個人會打理自己的



生活的,下星期一還有測驗,我想我必須留在這里。」







  他的父親看了看他,「那好,我去告訴你媽,」他說完,就往主臥室走了過



去,然后突然停下來回過了頭,「我的床頭櫃有保險套,如果你突然需要的話。」



他對他眨了眨眼。







  文翔知道自己的企圖被看穿了,但他還是閉著嘴什麽也不說,他很興奮,但



現在實在不是表現出來的時候,他走到了自己的計算機桌前,開始查詢一些有關



聖經的資料。







            第十五章道德上的問題







  文翔走進今天第一堂課的教室里,他手上抱著三本才剛從圖書館借出來的書,



他將書本放到了桌上,然后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肥仔也走了進來,他坐在文翔的旁邊,拿出了自己的筆記本和原



子筆。







  文翔發現肥仔好象在寫著什麽,他看了看自己,然后又在筆記本上寫著。







  「你他媽的在做什麽?」文翔問著。







  「我在研究師父。」肥仔回答,然后繼續畫著。







  「研究……啥?」文翔又問。







  「你知道,師父啊,你的一切都是我必須學習的,我已經研究你很久了,我



學你說的話,學你做的事情,我一定要發現你的秘密。」







  文翔笑了出來,「什麽秘密啊?讓我看看你寫了什麽。」







  肥仔將筆記本拿給了他,文翔看著他的字迹:







  卷發,潔白的牙齒,很多書,退色的牛仔褲(Lee),很醜的爛鞋……







  文翔哭笑不得的將書還給了肥仔,「我告訴你,肥仔,我是有秘密,而且我



會告訴你,但是你要幫我一個忙,可以嗎?」







  「當然,告訴我你要干嘛,我一定讓你滿意的。」







  「首先,我要知道這個周末有誰會辦派對,我要名字還有地址,午餐的時候



能給我嗎?」







  「可以……我想可以吧,我想不會有什麽有意思的派對,這個周末又不是什



麽特別的日子。」肥仔說著。







  「無所謂,那只是我要約小君出去的借口而已。」文翔說。







  肥仔微笑著,「了解,交給我就對了。」







  文翔低下頭看著書,「太好了,現在先讓我安靜一下,我還有很多東西要讀。」



他將兩本書放到了地上,開始看著第一本書,「心理障礙」。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時,文翔想到了一些事情,把一個人變成性奴隸是不道德



甚至犯罪的事情,所以他一定找不到教人怎麽把一個人催眠成性奴隸的這種書,



可是他又想到,打人也是犯罪的事情,除非,是因爲在自衛,所以他想到如果他



要找怎麽改變一個人的道德觀和信仰的書,一定要從治療方面的書本找起。







  心理學家總是嘗試著要治療心理異常的人,讓他們符合社會的道德觀,這其



中勢必有利用催眠的方法,但這顯然違反了患者本人的意願,文翔想著,他也許



可以在這些書里找出怎麽去對抗催眠的鐵則。







  所以,他開始認真的讀了起來。







             第十六章無趣的派對







  由於全副心神都放在書本上,文翔感到今天過的很快,午餐時間一下就到了。







  當肥仔向他走來的時候,臉上挂著洋洋得意的笑容,手上拿著一張紙條。







  「就在這里,這個周末我能找到的所有的派對。」他驕傲的說著。







  文翔伸出手要拿紙條,但是肥仔卻故意將手避了開,「等一等,你可是答應



我要告訴我你的秘密我才幫你的喔,我等著。」他沾沾自喜的笑著。







  文翔慢慢說著,「好吧,我的秘密就是……你真的準備好了嗎?費洛蒙,我



用的古龍水中所添加的,這會讓女人瘋狂。」







  肥仔微笑著,「這就是你的秘密?我怎麽去找這種東西?」







  「我不知道,我是從我爸那里偷來的,如果你要的話我還有半瓶。」文翔說



著,從背包里拿出一個半滿的小瓶子。







  「夠朋友!」肥仔說著,伸手要去拿瓶子。







  這次換文翔縮了手,「你先給我。」他微笑著。







  肥仔微笑著,將紙條拿給了文翔,而文翔也將瓶子交給了他。







  接著文翔打開了紙條,看了看上面的名字,「李艾妮?」他說,「她這個怪



胎,這樣的女孩舉辦什麽派對?」







  肥仔正在聞著那管小瓶子的香味,「喔,樂隊的派對啊,你知道,她只會邀



請軍樂隊的成員參加,我聽說這些人根本不會搞派對,他們不喝酒的,還會在派



對結束后一起整理場地,我是不想去啦,不過如果你去的話,我還是會去看看師



父做了什麽。」







  「聽起來很不錯,這樣小君也比較會答應,而且艾妮她家就在附近。」文翔



說著,將紙條塞進了口袋。







  「我不知道你干嘛想要這種無趣的派對,反正小君她一定……」肥仔發現文



翔一直看著哪里,趕緊堵住了嘴,他轉過身,看到小君走了過來。







  「嗨,小君,今天過的怎麽樣?」文翔問著。







  「喔,跟平常一樣的無聊,我只是來打聲招呼,看看你過的怎麽樣?」







  「事實上,我正想邀請你周末去參加派對,李艾妮舉辦了樂隊的派對,一定



會很有趣的,要去嗎?」文翔問著。







  「我很想去,可是我要先問問父母同不同意。」小君回答。







  「太好了,盡快告訴我結果,好嗎?」







  「嗯,我會很快告訴你的,我要走了,待會見。」







  「等等,拿著這個,」文翔說著,從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交給了她,「我給你



的。」







  「這是你寫的?喔,謝謝你。」小君說著。







  「謝謝,待會見。」







  「嗯,拜拜。」小君說著,然后就走開了。







  文翔看著肥仔,「你剛說什麽?」







  「沒什麽。」肥仔說著,將文翔給他的液體到了一點在手上聞著。







  文翔笑了起來,「小心點,這也會引來同性戀的。」







  肥仔嚇了一跳,「真的嗎?」







             第十七章心靈的后門







  禮拜五的早上,文翔走進第一堂課的教室后,趴在桌上睡了起來,想在上課



前好好補個眠。







  他昨天在網絡上找著資料,搞到很晚才睡覺,因爲他在他讀的其中一本心理



學遇到了障礙,而那正是他認爲可以改變小君的價值觀的關鍵。







  那是第十二章有關於解離性認同疾患的部份,他發現那就是一般所謂的人格



分裂,在某些情況下,可以用催眠使得這些人格互相「融合」,來治愈這個人的



人格分裂,而引起文翔注意的是因爲下面的那句標語:







  「尤其是因爲心理實驗所引起的人格分裂」







  這就是他要的答桉,如果催眠可以治好人格分裂,那反過來說,應該也能用



催眠來創造一個新的人格。







  文翔反複的讀著這一章提到的桉例,他寫到雙重人格會使一個人的行爲和言



談都完全像是不同的兩個人,包括價值觀、記憶和信仰。







  所以文翔認爲這絕對是關鍵,這就是催眠鐵則的漏洞,他可以讓小君認爲她



是另一個人,那她就不會有任何顧忌,這一定可行的,現再他只要一個完美的計



畫。







  突然,他聞到了一股很重的氣味,他擡起頭,看到肥仔走了過來,他甚至看



的到那股氣味從他身上冒了出來。







  文翔不禁笑了出來,「天啊,你做了什麽,肥仔?你知不知道你還在門外我



就可以聞到你的味道了。」







  「我只是用了你昨天給我的東西,今天早上坐公車時我用了一點然后坐在一



些女孩旁邊,結果一點用也沒有,所以我想用多一點試試看,可是好象我用愈多



那些女孩就離我愈遠,我哪里做錯了?」







  文翔止不住的笑著。







  「上課了,大家安靜。」費教授走進教室的時候說著。







  大家安靜了下來。







  「這到底是什麽味道?」她問著,台下大家都竊笑著,但沒有人回答,她自



己追蹤著氣味,很快的就走到了肥仔身邊。







  「吳同學,你可不可以解釋一下你爲什麽聞起來像是……喝了酒。」







  「酒?不是的,教授,這是古龍水,你喜歡嗎?」他的語氣竟然還帶著驕傲。







  費教授看起來一點也不喜歡,「我不相信這是古龍水,我覺得這是酒精,你



現在最好跟我到辦公室寫個報告。」然后她抓起肥仔走了出去。







  「天啊,我做了什麽?」文翔在心里想著。







             第十八章決定約會







  午餐時間到了,文翔並不期望今天看的到肥仔,但更在他意料之外的是,一



個女孩緊緊的摟著肥仔的手和他一起走了過來。







  他們走到了他的面前,肥仔說著,「文翔!怎麽樣?這是小香,小香,這是



我最好的朋友文翔。」







  「你好,文翔。」小香說著。







  「你好,小香。」文翔回答著。







  「很不巧,小香現在要去上生物課了,我只是想帶她來讓你看看她,拜拜啰,



寶貝。」肥仔說著。







  「拜拜。」小香說著,然后吻了肥仔一下就離開了。







  肥仔坐了下來,開始說著,「你一定不相信我今天發生的事,費教授把我拉



到辦公室去,然后他們確定那不是酒精,還叫我到體育館去洗澡,接著我去上我



的英文課,女孩們都圍著我,她們說我敢在上課前喝酒,真是酷斃了,感謝你!



真的很感謝你!」







  文翔覺得很吃驚,他不確定他是不是該得到肥仔的感謝,然后他決定裝作若



無其事,好象早在他意料中一樣,「沒什麽啦。」







  沒多久后,小君走了過來。







  「嗨,文翔。」小君說著。







  「嗨,小君。」







  「我有好消息,我父母同意我去艾妮的派對,所以我們可以一起過去。」







  小君高興的說著。







  「那太好了。」文翔回答。







  「艾妮她家在哪啊?」小君問著。







  「她就住在我家附近,你可以把車子停在我家,然后我們走路過去。」







  「嗯,聽起來很方便。」







  「你看了我的信嗎?」文翔問著。







  「看了啊,爲什麽?」







  「你有問你父母關於放學后留在社團練習的事情嗎?」







  「喔,那個部份,我不用問他們啦,只是練習沒問題的,而且我也覺得我應



該要再努力一些。」







  「那太好了。」







  「那我要先離開啰,拜拜。」







  「拜拜。」







  當小君離開了之后,肥仔撇著嘴說著,「放學后練習?我知道你一定另有所



圖啦,不愧是我師父。」







  「你有完沒完啊?」文翔看了看肥仔不耐煩的說著。







             第十九章宗教障礙







  小君走進了昏暗的練習室,文翔跟在她身后走了進來,開了燈,擺好兩張椅



子和樂譜架。







  小君坐了下來,然后文翔將們關了起來。







  「你在做什麽?」小君問著。







  「練習啊。」文翔微笑的說著。







  「你不能和我一起練習,我練的是長笛,而你是練小號的。」小君有點哭笑



不得的說著。







  文翔走到了小君身后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幫她按摩,「好吧,其實我只是想



在這里看著你,看看你有沒有在比賽前偷懶。」







  小君放松了脖子輕聲哼著,「嗯……好舒服。」







  「你想要很深很深的睡去。」文翔說著。







  文翔感到小君很快失去了力量向前倒了下去,他趕緊抓緊她的肩膀,讓她不



會向前倒下,只有一顆頭重重的垂著。







  接著文翔繞到了小君的面前,張開她的雙腿,然后擡起她的頭向后仰著,讓



她張大了嘴巴,他彎下腰用嘴湊上了她的嘴巴,但是他並沒有將舌頭伸入,只是



不斷在小君吸氣的時候,對著她嘴里吐氣。







  過了大約十五分鍾后,小君跌入了更深沈的催眠狀態,文翔開始喚著她的名



字,「小君、小君,聽的到我嗎?」







  過了半分鍾后,小君疲倦的心靈才有了響應。







  「有聽到。」







  文翔爲這一刻準備好久了,他打開手里的樂譜,拿出了一張他準備好的演講



稿。







  「小君,當我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會覺得非常的興奮,這並不是我的建議或



是命令,這是我的觀察,有時候你會對這種激起的性欲感到不舒服,我看到了,



我可以從你的眼里看出來,我知道你爲什麽不舒服,小君。







  因爲你心里在抗拒著,你心里的一部分希望順從你的欲望,而另一部份又在



阻止你,你爲了很多理由要保持矜持,宗教、恐懼還有身體方面的。







  聽我說,小君,我希望你快樂,你也希望自己快樂,我想我可以用我的知識



和經驗來幫助你。







  我知道你一直覺得性是罪惡的,你覺得性在上帝眼中是不潔的,這是我第一



個要跟你溝通的觀念。







  回想一下聖經,兩千年以前寫的文字,看起來像是要求女人要順從她的丈夫,



只能毫無疑問的聽從他的命令,但兩千年以后的今天,我們將它解釋爲女人是屬



於家庭的一份子。







  上帝的意思究竟是什麽?答桉是都是,你看看,聖經並不是爲了某一個國家



或特定的時間點所寫的,祂一定知道這些文字會隨著時間的改變給世人不同的啓



示,祂早就看到了女人總有一天會獨立自主,所以祂寫下了這些文字,讓我們可



以從現在的觀點來解釋它,現在讓我們看看上帝眼中的性。







  在聖經被寫成的時候,人們沒有節育的觀念,兩千年以前,你發生了性關系,



然后通常就會懷孕,這就是一切,所以上帝才會要求人們不能在婚姻關系外發生



性關系。







  比方說,十誡里面就有一條「朋友之妻不可戲」。







  這些戒律並沒有提到關於兩個單身的人,只是很多人自己把它延伸成了不該



在婚前發生性行爲。







  這是以前的人的解釋。







  現代化的今天,我們不需要擔心懷孕,我們可以把性關系升華成一種心里上



的層次,你想想,聖經上有說不能在婚前發生性行爲嗎?







  這就是上帝爲什麽要寫的暧昧不清的原因,就像女人會自主一樣,上帝也早



就知道了人們可以控制生育,我們可以不用擔心小孩,我們可以有很多的保護措



施,現在的性只是愛情的表現,性不是罪惡,小君,即使在上帝的眼中也是如此,



性是美麗的,雖然你有過不愉快的經驗,但你一定可以克服那個障礙的。







  現在我們談到恐懼,雖然性不是罪惡,但我知道你仍然感到恐懼。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會讓你了解的,你會害怕都是因爲你小時候接受



了太多不實的信息,他們把懷孕和性病的問題太誇大了,他們就是爲了讓你害怕,



我知道你的心里,因爲我也曾經害怕,但是你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了,你知道怎



麽避孕,你知道自己該預防什麽,你並不是逆來順受的傀儡。







  這不只是克服恐懼的問題,這是你一定要面對的成長,現在是你必須面對現



實的時候了,性可以是很美好的,小君,這是兩個人相愛最純粹的表現,性可以



讓你完整,性是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份,小君,你一定要成長,將你的恐懼抛在



一邊。







  我知道對你而言還有一個障礙,那就是你的父母,你覺得和男生太親熱會讓



你父母不開心,他們一定一直限制你。







  爲什麽他們要這麽做?因爲你一發生性關系,代表你長大了,他們不希望你



長大,但這是每個父母都必須面對的問題,你的父母必須接受你有一天必須離開



他們的事實,如果你要等到他們的許可,那對你自己和你的父母都是不公平的。







  你必須承認你父母是無私的愛你的,當你決定跨越了之后,你的父母也一定



會原諒你的。







  接下來幾天,我說的這些話會烙印在你的心里,變成你自己的想法,你會很



認真的去思考這些事情,你必須接受它們,你必須決定成長,決定勇敢的往前踏



出去。「







  文翔給小君一些時間吸收這些話,然后玩了一下小君的身體,最后才讓她醒



來。







  他先說著,「好吧,我放棄了,我到另一間練習室去。」







  小君擡起了頭,「你的按摩繼續真的很棒。」







              第二十章約會







  星期六,晚上八點零五分。







  文翔不斷跺著步,他感到相當的不安與惶恐,從六點就開始了。







  他懷疑著自己的計畫能不能成功,他在外套的口袋里準備好了保險套還有催



眠時要說的台詞,可是他還是很害怕,如果事迹敗露的話,小君的父母很可能會



送他到警局的。







               叩、叩……







  文翔突然感到心髒停止了一般,「她來了嗎?我忘了注意車子的聲音。」







  他從窺視孔看了出去,小君就光鮮亮麗的站在了門外,她還是穿著簡單的藍



色牛仔褲和短袖上衣,準備和他一起去參加艾妮的派對。







  文翔開了門,裝作訝異的說著,「嗨,小君,請進。」







  小君走了進來,文翔在她身后關上了門。







  「喔,你好漂亮!」文翔稱贊著她。







  「謝謝。」小君微笑著。







  「對了,你還沒有進來我家過,要不要我帶你到處看看?」







  「好啊,你父母呢?」







  「他們旅遊去了,他們很喜歡玩,每個月都至少會出去一次。」他說。







  文翔帶著小君逛著房子,小君不斷笑著,他們先從客廳開始,然后廚房,最



后到了文翔的房間。







  他特地跟她介紹著他的水床。







  「你有睡過這種床嗎?」文翔問著。







  「沒有。」







  「那你一定要試試看,就是幾秒鍾也好,你一定要感受看看。」







  「不太好吧。」







  「不會啦,我帶回家的每個人都躺過了。」







  小君笑了笑,「真的嗎?」然后躺到了床上。







  「很舒服是不是,」文翔說著,「要是你再躺久一點一定會很深很深的睡去。」







  小君歎了一口氣就閉上了雙眼。







            第二十一章消失的妮佩君







  文翔不知道他有沒有需要再用那種吐氣的催眠誘導,但是他一定要盡可能的



將小君導入最深的催眠狀態,所以他還是按部就班的對著她的嘴里吐氣,一直到



她打了四次哈欠,然后拿出他準備好的小抄開始念著。







  第一個部份是加深小君的催眠,他讓小君想象她站在三十階的樓梯上,樓梯



的下面是一張床,文翔告訴她她覺得很累,很想立刻躺到那張床上,當他從三十



開始數著,她就可以開始往下走著,每走一步就會進入更深的催眠,當她走到最



后,躺到了床上,就會完全的放松,進入最深的催眠狀態。







  第二個部份是關於遺忘,他要讓小君忘了自己的記憶和個性。







  他讓小君想象她站在一棟很特殊的小房子前,他是那棟房子的主人,他請她



走了進去,當她進去的時候,文翔告訴她她在這里是很安全的,她感到很舒服而



且可以完全的放松,房子里有三個房間,每個房間都漆上了不同的顔色,分別是



金色、藍色和紅色,每個房間的正中央都放著一個椅子,和房間一樣的顔色。







  第一個房間是金色的,文翔讓小君坐在金色的椅子上,要她回想她的童年時



期,要她回想她的學校、她的朋友、她的老師還有當時的父母和家庭,當她離開



了椅子,文翔告訴小君她可以不必再回想剛才想到的一切,他告訴她這個房子的



每張椅子都是有魔法的,它會吸走你的記憶,可是不必擔心,只要你坐回去,記



憶就會回到你的身上。







  第二個房間是藍色的,文翔讓小君坐在藍色的椅子上,要她回想著接下來的



生活,從她十三歲起發生的所有事情,當她回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